新片上映收穫演技口碑獎,他是個隱身角色後邊的「斜杠中年」

新片上映收穫演技口碑獎,他是個隱身角色後邊的「斜杠中年」

最近,專註演戲的范偉又因正在上映的《長安道》收穫了一波演技口碑獎。演小品,范老師是那個腦袋大脖子粗有點缺心眼的「伙夫」,轉行影視劇演完了各種各樣的小人物、好人後,他又嘗試演壞人……由相聲入行,小品起家,沒上過北影、中戲,非科班出身的他,一路「跨界」,硬是把演影視劇變成了「專業」,不僅收貨了國內的金鷹獎、白玉蘭獎、金馬獎等最佳男主角,還獲得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北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回頭看,原來低調的他居然是個隱藏在角色後邊的「斜杠中年」!
相聲小品喜劇人,他是個憨厚的「活寶」
1962年出生於瀋陽的范偉16歲開始學習相聲,21歲考入瀋陽曲藝團。他自導自演的相聲多次獲獎,後來又開始創作小品。31歲時創作、表演的相聲《要賬》獲得了中國首屆相聲節表演一等獎和創作二等獎。1995年他和趙本山合作的小品《牛大叔提干》登上春晚舞台,兩人因小品爆紅,並開始了十多年的 「黃金搭檔」。

《賣拐》

《紅高粱模特隊》

他們不僅為春晚奉獻了《紅高粱模特隊》《三鞭子》《功夫》《賣拐》等一系列優秀小品,還主演了《馬大帥》、《劉老根》和《鄉村愛情》等一系列農村喜劇題材的電視劇,這些作品雖然都是為趙本山量身定做的,但「配角」范偉總能呈現出自己的「亮點」:他是腦袋大脖子粗、總是被「忽悠」憨厚到有點缺心眼的「廚師」;他是脫離生活卻愛指導人的「妖嬈」的模特隊「范指導」;他是戴著眼鏡自詡為「文化人」,卻總是沒事找事、惹事的「葯匣子」;他還是沒啥本事卻愛吹牛,當保鏢不行,投資被騙,開飯館賠本,做過「醫托」,在學校任職闖禍,鬧出了一連串笑話的范德彪「彪哥」;還是說話大舌頭,與劉大腦袋不和,與父親鬧矛盾,辦了不少鬧心事的王木生……這些經典形象至今都紮根在觀眾的記憶中,與此同時他還創造了很多類似於「生活在一起的兩口子,怎麼差距就那麼大呢」 「一般人我不告訴他」「咋這麼沒文化呢」等流行語。

《劉老根》中的「葯匣子」

不管是小品還是電視劇,那時范偉的表演更多靠的是語言包袱和設計好的細節,以及憨厚討喜的形象,他出演的人物都性格鮮明,儘管身上有著各種小毛病,但都有著或善良或熱情或真摯的底色,給人以真實可信的感覺。彼時爆紅的范偉是人們眼中的憨厚「活寶」,也許沉浸在喜劇中的他並未察覺到自己在「表演」上的能力,但由相聲到小品,憑藉在喜劇小品中的磨鍊和積累表演經驗,他不僅跳出了小品和農村喜劇的圈子,更在冥冥中為自己開闢了一條真正的演員之路。

《鄉村愛情》中的王木生
連客串都搶戲,逮著機會就「燦爛」
沒學過表演的范偉,是個認真、願意下笨功夫琢磨角色的人,他的表演少了很多程式化的技巧,多了一份細緻入微的觀察和真誠投入,這種較真和講究,正是不少科班出身的人所缺乏的。最初踏進影視圈,資源不多的他憑藉自己的喜劇特長客串了很多配角:

《手機》中那個愛裝顯擺有手機的「磚頭哥」。

《天下無賊》里那個說話結巴、智商負數的胖劫匪,「我要劫個色」「IC、IP、IQ卡,通通告訴……我密碼」。

《非誠勿擾》里的「天使投資人」范先生,除了造型頗具喜感,還有錢就犯二的主兒,他葛優扮演的秦奮的生活發生不可思議的轉變。

在《私人訂製》里,那個非要體驗做官感覺的司機,見慣了腐敗分子的他自信不會被拖下水,讓人拚命腐蝕自己,結果終沒抵抗住美色的誘惑。

《飯局也瘋狂》里蓄起長發、架著復古黑框鏡、穿著中式對襟大褂扮演的偽國學大師,說著什麼「幸福與金錢無關,與內心相連」的心靈雞湯。

2016年《一句頂一萬句》中牛愛國的廚師姐夫宋解放,務實、善良,但卻是個跟其妻子溝通不到一塊,總想找個人說話的可憐人。

《我不是潘金蓮》中那個普通果農,他在李雪蓮告狀不成尋死時,對她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 ,「你要真想死,幫我個忙,去對面那個果園,老曹承包的,他和我是對頭。俗話說,不在一棵樹上弔死,換棵樹也算幫我個忙。」既不想給自己找麻煩,也是對雪蓮的開導……

因為濃縮的電影需要更細膩和更有質感的表演,范偉在得到進一步鍛煉的同時也地開發了自己的潛力,雖然這些配角戲份不多,但哪怕只有的短短几秒鐘的客串,他都會以鮮明、生動的形象牢牢抓住了觀眾的眼球,精準「搶戲」,是個逮著機會就就燦爛的主兒。
各種小人物附體,演誰像誰
范偉有一張普通人的臉和低調沉穩的個性,沒有過分的稜角,他出演的作品不管是文藝片還是商業片,只要是他主演的小人物就演誰像誰。

2004年,他就憑藉在《看車人的七月》中的精彩演繹獲得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離異後獨自帶著兒子生活的杜紅軍,下崗後給人看車,他想與花店店主小宋結婚,但兒子反對,女友的前夫三番五次找麻煩。范偉把杜紅軍生活不易和幽默樂觀表現得淋漓盡致,不僅能讓觀眾感受到生活的希望,還會思考怎麼能把生活過得更好。自此,也開啟了范偉飾演各種生活中的小人物之旅,用以喜劇或幽默方式體現普通人的喜怒哀樂和生活的真實質感,成為范偉的一大強項和特色。

《老大的幸福》中憨厚老實的傅吉祥,在目睹了眾弟妹看似幸福實則不幸的生活後,他憑藉自己的努力,終於讓人人感悟到了「什麼才是觸手可及的幸福生活」。這個人物為他贏得了金鷹獎觀眾喜愛的男演員獎。

讓他獲得埃及開羅國際電影節金鑰匙獎的,是文藝片《芳香之旅》中憨厚勤勉的公交吃司機,范偉用沉穩細膩的演技,塑造了一個雖身有隱疾但對妻子愛得深沉、寬厚的悲劇人物,讓人充滿感動和敬意。

在電影《耳朵大有福》中,退休工人王抗美讓很多觀眾記憶猶新。他沒錢沒權甚至連一技之長都沒有,老婆有病,女兒女婿鬧離婚,兒子遊手好閒,弟弟不孝順老父親晚年不幸福,退休第一天他就騎著自行車找工作謀生活,他用堅強和愛支撐著這個家但自己卻是最孤獨的。這個不斷有笑料發生、苦中作樂的男人讓人產生了深深的悲憫與認同。

教師孔令學,用道理來對抗流氓的拳頭,雖然他維護尊嚴的舉動顯得過於儒雅、懦弱甚至有點可笑,但也不免有點小小的感動與敬意。

一般來說來,長期出演小人物,很容易讓人產生臉譜化的感覺;如果把范偉主演的很多小人物影視劇當成喜劇來看,更是低估了范偉的演技。因為范偉不僅沒有把小人物當成喜劇來演,且總能抓住角色最核心的特點,所以才有了小人物的千人千面。要說他們有什麼共同點,那就是不管命運和生活給了他們什麼,他們都樂觀、堅強,喜而不鬧,悲而不衰,這也是小人物的精氣神。這種演什麼像什麼的遊刃有餘和恰如其分,已經讓范偉成了出演普通人的演技派代表。
轉型演反派,讓人脊樑溝發涼
不是科班出身,但做演員看的是演技,又不比出身。在這條路上摸爬滾打數十年的范偉,在做過了各種憨、傻、善、樂呵的小人物後,忽然轉身在《不成問題的問題》中憑藉一個八面玲瓏的丁務源,拿下了金馬獎影帝,外界大呼「爆冷」,但很少有人質疑不應該,因為他將老舍筆下那個八面玲瓏圓滑到不落痕迹的丁務源演繹出了一種人與角色渾然一體的境界,簡直「誠懇得可怕」。

他借只會吹牛沒有真才實幹的秦妙齋當槍使,與農場員工心照不宣擠走了海歸博士頗有能力但不懂人情世故的尤主任,又不露聲色地把秦送進了監獄,他可怕的不是扮演著一個永遠說著「不成問題」的油膩好人,而是舉手投足、深入骨髓的那種阿諛奉承、八面玲瓏,將「人情世故」玩弄於股掌間的那種嫻熟和圓滑,所有人都是丁主任計劃中的一個棋子,被他用於達到一己私利,但其他人卻全然不知。

范偉看似演得比較克制,但卻穩准狠地讓這個圓滑到極致、只玩權術不做正事的偽好人立在了我們面前,多一分則滿,少一分則淡,對照現實,彷彿靜水深流,讓人脊樑發涼。這個范偉之前從未演過的角色讓人對他的演技刮目相看。

在熱門電影《長安道》中,他又出人意料地塑造了一個充滿了多面性和複雜性的大學教授萬正綱。這部改編自海岩小說《長安盜》的商業電影看起來是一部打擊文物犯罪的懸疑犯罪類型片,其「道」在展示人性的博弈。

成功人士萬正綱拋棄妻女與主持人林白玉結婚,美其名曰有共同語言;他對林白玉參與走私文物、與文物走私犯婚外情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安心吃著軟飯;他對女兒充滿愧疚要補償,但當被女兒當面揭穿林白玉偷情後,他不惜走私文物報復林白玉;當身為卧底警察的女兒被林白玉打傷生命垂危,察覺他參與盜竊文物準備報警時,他看著女兒死在自己身邊;當警察去抓他時他甚至要求堅持做完電視節目,並叫囂沒有什麼所謂的真相……這一切只是為了維護其所謂的名聲。片中范偉再次用精彩的表演慢慢撕下了這個油膩的中年老狐狸身上所有的偽裝——這個別人眼中的慈父、好丈夫和事業有成的體面知識分子實際上是一個被私慾包裹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一個罪犯。

范偉經過一次次突破和轉型,終於從一個搞笑相聲小品演員進階成了堅定實力派演員,他從真誠善良的各種小人物演到了八面玲瓏的「反派」、私慾纏身的罪犯,能好到極致也能讓人恨到不齒,那張普通人的臉沒變,但演技卻翻著跟頭螺旋式上升。

多年摸索范偉找到了一條真正的提升演技之路:不參加綜藝,不做真人秀,即便有影視劇上演需要宣傳也從不見他炒作,低調做人專註演戲,不立人設也沒有角色之外的「故事」,盡量保持著一個做演員的純粹性,始終隱身於角色之後用一部部作品「親民」,頗有幾分老派演員的風骨。好演員,藝術之路肯定細水長流,他未來會給我們什麼樣的角色,值得期待。

《小寶和老財》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張宇

找記者、求報道、求幫助,各大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點情報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體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 我要報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