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少文的周勃,劉邦 呂后政權下的人精

厚重少文的周勃,劉邦 呂后政權下的人精

周勃雖為武夫,但在處理重大事件時卻毫不魯莽,看問題直奔主題,俱備武夫少有的圓滑處事風格

歷史上的開國功臣能有善終者,少之又少,似乎每個做了帝王的人都會害同樣的病——胡亂猜疑綜合症,於是就有了"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劇上演,草民出身的流氓皇帝劉邦自然不能免俗,稱帝後,大肆屠殺開國功臣,而且年齡越老,殺人越隨意,劉邦在死前突然想起樊噲不能留,於是馬上派陳平,周勃二人前去斬殺他,這樊噲是誰呢?從親戚上講兩人是連襟,劉邦的老婆呂后的妹妹嫁給了樊噲,從私人關係說,樊噲是劉邦的救命恩人,當年的鴻門宴上若不是樊噲死命護衛,劉邦早沒了。就是這樣親近的關係,也難逃宿命,不過呢,樊噲命好,這陳平和周勃在路上合計著:皇上駕崩也就是寅不過卯的事,他之後就是呂后掌權,到時怪罪下來,我倆吃不消呀。兩人合計後就採取了拖的計策,把樊噲抓到後也不殺他,而是押往京城讓劉邦自己下令殺之,我們兩邊不得罪。要知道劉邦的命令是見到樊噲後直接處斬。

於是兩人押著樊噲往京城慢悠悠趕,半道上傳來劉邦駕崩了,回到京城後,樊噲和呂后自然感謝不盡。由此可見魯莽形象下的周勃並不莽撞。

其實周勃的出身也暗示其性格是圓滑而世故的,多年的鬥爭使他養成內斂的性格

周勃和劉邦同鄉,周勃最初的職業是編草席,兼職吹鼓手,大小算個藝人,但他自幼習武,善騎射,拉強弓。劉邦起事的時候,他也跟著去了,這秦朝末年全國各地造反的隊伍象演出似的,大家心情輕鬆,毫無顧忌,那個自稱"始皇"的人九泉得知後不知會詐屍否,這大大的江山只傳了一代,說沒就沒了。

正所謂亂世出英雄,英雄不問出路。周勃事業順風順水,一直到大漢建立,即使劉邦大肆屠殺功臣時,他安然無恙,就是因為他厚重老實的外表保護了自己。明間藝人出身的他,把圓滑老練隱在骨子裡。

常年的戰爭經歷和與劉邦的朝夕相處,他得學會裝,人生為戲,全靠演技

劉邦能夠得天下,自然有不凡之處,他選周勃為太子顧命大臣,說明其眼光獨到準確。

據說有次劉邦問周勃,全國一年審多少案子,周勃答不知,又問國家一年的財政收入多少,又答不知。司馬遷形容他此時"汗出沾背,愧不能知",他嚇得流汗了,劉邦也就滿意了,如果周勃能流利答上來,那就不是劉邦心中的周勃了,周勃的本色出演也是他能安然的重要前提,能聰明時也裝糊塗,在帝王面前耍聰明遲早要被整傻的。

於是周勃被委於重任,在劉邦死後輔助太子劉盈,是為漢慧帝,從此又跨入呂稚(呂后)專權時期。

面對呂后專權,大肆屠殺漢室後人,身為劉邦的漢室棟樑,周勃卻是選擇隨流,他等待著時機

對於呂后,她的毒辣喪失人性,把戚夫人砍去四肢,挖去眼睛,做成"人彘",並把自己的親兒子劉盈都嚇出病來,大肆捕殺劉氏後人,對不服的大臣斷然誅殺,對呂氏宗親封王封侯,違背劉邦生前定下的規矩:非劉氏不得封王。當呂后問周勃的意見時,周勃的老練又憨厚表現出來了。

冬,太后議欲立諸呂為王,向右丞相陵。陵曰,高帝刑白馬盟曰: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今王呂氏,非約也。太后不悅,問左丞相平,太尉勃,對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帝,今太后稱制,王諸呂,無所不可。太后喜

上面這段話意思是呂后要立呂氏宗親為王,問右丞相王陵,王陵直接回答不行,因為漢帝劉邦曾經殺馬為誓,不是我家姓劉的,不得封王,有違者,天下誅之。接著太后問左丞相陳平,太尉周勃,得到的回答是可以,而且還陳述理由,以前高祖當家,封劉姓王,現在你當家,封呂姓王,很合情理呀。

後來王陵私下責怪周勃,說我們是高祖留下的首輔大臣,你這樣做對得起先帝嗎,周勃說,現在是呂氏天下,我們要學會忍耐。

呂后終於死了,周勃與陳平撕下老實厚重的面具,聯合其他老臣,一舉奸滅呂氏家族,殺相國呂產,上將軍呂祿,呂氏家族灰飛煙滅,恢復了劉氏政權,史稱"蕩滌諸呂"。

周勃的為人與處事,用這樣一句話來概括"老臣不可怕,就怕老臣沒文化",是的,沒文化的老臣你不知他安的什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