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時期的最美名媛,加入特工,暗殺大漢奸,結局讓人唾棄

抗戰時期的最美名媛,加入特工,暗殺大漢奸,結局讓人唾棄

由張譯主演的《光榮時代》,在各大衛視熱播,本劇搞笑又客觀的反映出當時國民黨和共產黨的諜戰鬥爭

1937年日本打開了中國的國門,在繁華的上海布滿了特工,而丁默邨(cun)是當時日偽政府特工的掌門人。
丁默邨

日本記者稱丁默邨為「嬰兒見了都不敢出聲的恐怖主義者」,中國人稱之為「丁屠夫」。

而此時的上海,無人不談丁色變

1939年,國民黨中統潛伏在上海的特工接到一道密令:「暗殺丁默邨」。

丁默邨在上海成立的日本特工組織,成立之後短短几年製造出多起震驚全國的血案,上千名慘死在這個惡魔手上

丁默邨此人生性多疑,睡覺從來都睡在魚缸,永遠靠著牆壁站,非日本之約,不去;不親信之人,不見。

但是,丁默邨最管不住就是愛女人

中統的特工陳寶驊收到命令時,心臟砰砰直跳,深知此次任務有去無回。

獨自坐在牆角,發抖的抽著煙,此時的腦海不斷的閃出一個女人———鄭蘋如
鄭蘋如

鄭蘋如,這位鄭家千金小姐,1914年出生,13歲隨父母回國,父親鄭鉞是清朝派日本留學的學生,母親是木村花子,是日本的名門之秀。

鄭蘋如自幼天資聰穎,鋼琴,書畫等等樣樣精通,在當時可謂是令男人為之瘋狂的名媛

然而一身正義的她,不願意和其他名媛一樣,只顧談情說愛。依然決然加入中統的特工組織。

兒時的她,常常見到父親為中國的革命拚命奔忙,在父親的熏陶下,鄭蘋如心中早就種下愛國的種子。

二八年華,任何一個女孩子都會愛美,鄭蘋如也會穿上好看的衣裳去照相館去照相。而且還被《良友》雜誌編製看中,登上了封面。

封面一出,鄭蘋如成為了當時上海最受歡迎的名媛,當時還有阮玲玉、胡蝶等當紅女星
良友的封面

曾就讀過丁默邨創辦的學校,上海名媛,又是師生關係,再加上日本的母親,在陳寶驊心中,鄭蘋如成為了刺殺丁默邨最佳的人選

陳寶華約鄭蘋如出來見面,坐在鄭蘋如對對面陳寶驊拚命的抽煙,鄭蘋如深知這次任務肯定不簡單。

半響之後,陳寶驊掐滅了手中的煙,在桌子上寫出了「丁」。

鄭蘋如沒有說話,低頭喝了口咖啡!

陳寶驊:「很危險,你可願意?」此時好久沒有說話的終於開口了。

刺殺丁默邨,這個有去無回的任務,鄭蘋如矛盾了,心裡想到死在丁默邨手下的數以千計的愛國人士。

鄭蘋如抬起頭,看著陳寶驊堅定說「我願意!」

鄭蘋如加入中統還是一次偶然的機會。

九一八事變之後的愛國集會,這是鄭蘋如和陳寶驊第一次見面。

鄭蘋如站在台上慷慨的發表愛國演講,大喊:「把日本趕出中國」,美麗的臉龐和奮起的精神深深打動著每一個人

老特工陳寶驊靜靜坐在角落裡,看似面無表情,其實內心的熱血早已被這個女孩的演講點燃。直覺告訴他,這個女孩如果為國家所用,絕對一把利劍

台上的鄭蘋如熟不知,自己的命運即將改變

次日,陳寶驊就邀請鄭蘋如去一家咖啡館見面,也是鄭蘋如接收命令的咖啡館。

一身性感的旗袍,秋波含媚,桃腮生春,引起咖啡館的富家子弟的注意。

陳寶驊只默默地說了一句:「中統邀請你加我們」

陳寶驊的一句話,讓鄭蘋如的生活射進一道金光,隔斷了社會嘈雜,慌亂的人群,報效祖國的機會放在一個女孩面前。

鄭蘋如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眼中充滿了期待。

加入中統之後,除了日常的特工技能的訓練,鄭蘋如遲遲沒有等來任務。

年輕氣盛的鄭蘋如就去找陳寶驊去辯論,為什麼遲遲不給我分派任務

等來只有兩個字:「靜候」

1938年新年剛過,家裡開始有日偽專員頻繁出入,常常帶著厚禮,鄭蘋如知道日本人想讓父親加入他們!

也是1938年,鄭蘋如正式成為了合格特工
鄭蘋如的家人

父親一身正義,拒絕和日本合作,與日本有關的人一律不見。

身為特工的鄭蘋如看到機會,就到日本使館,主動提出願意提父親工作。

日本人看到主動的鄭蘋如,如獲珍寶,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的鄭蘋如,便在日本使館擔任機要秘書和翻譯

才華與美貌集一身的鄭蘋如很快就獲得日本高階層的通行證

負面新聞也隨之興起,愛國名媛背叛祖國做漢奸,給日本當走狗,多種負面信息也讓鄭蘋如飽受壓力

甚至曾經要好的朋友都紛紛疏遠鄭蘋如,被世人流傳為日本的交際花等等

無數的夜裡,面對好友的質問和社會輿論的壓力,獨自一個人抱著枕頭痛哭。可第二天又談笑風生混跡在日本高層之間

就這樣過了一年,1939年8月,日本的一次例行舞會,鄭蘋如像往常一樣和日本人跳著舞,說著調情的話,日本和談代表早水親重炫耀般地向鄭蘋如吐露了一件機密大事:「國民黨汪精衛有意向與日方合作」

得知消息的鄭蘋如此時再也無心跳舞,度秒如年的她,等到散場之後,立馬向上級彙報這一消息

可是上級並沒有重視他的消息,鄭蘋如一時也猶豫了,早水親重說的可信度有多高?

然而短短三個月之後,鄭蘋如再次得到汪精衛已經和日均達成協議,再次向上級彙報了消息之後,得到還是沒有任何回復。

直到12月29日汪精衛公開發表投降日本之後,中統才意識到鄭蘋如的能力

正是因為這次事件之後,鄭蘋如得到重用,因為刺殺丁默邨,鄭蘋如成立第一人選

鄭蘋如接下任務之後,中統就製造機會,讓其與丁默邨相見

二八年華的鄭蘋如,身材相貌深深吸引好色的丁默邨,短短几個月,竟與鄭蘋如約會50多次。

「經驗十足」的丁默邨,每次約會本來確定好的時間,狡猾的他一改再改,要是能在私人住在解決的事情絕不外出半步,但是每次和鄭蘋如約完會,都會送她回家

雖然中統特工在回家路上步下埋伏,但是還是讓丁默邨逃脫。

於是,中統再次給鄭蘋如下命令,暗殺丁默邨,就在聖誕節

就在執行刺殺任務的前一天,鄭蘋如收到男友王漢勛的求婚信,兩個人在學生時代就相識了,此時他是空軍運輸大隊的飛行員。

如今,鄭蘋如等到了婚約,卻等不到團聚

鄭蘋如轉身把信放在抽屜,轉身下樓與丁默邨約會

這次,她要把丁默邨帶到早先預定好暗殺的地點(西比利亞皮貨店)

酒過三巡,鄭蘋如挽著丁默邨坐上返回私人住在的車上,半路上,她撒起嬌說要買一件大衣。

丁默邨哪能敵得過美人一番溫柔攻勢,他思索了一下,買大衣應該是臨時起意,於是就帶著和鄭蘋如到了西比利亞皮貨店

店外的特工早已埋伏好了,丁默邨毫無防備挽著鄭蘋如進了店,其實狡猾的丁默邨早已開始觀察店外的情況,突然發現有兩個可疑的人物,便本能跑出店門,衝進汽車飛快逃離。

此時的鄭蘋如早已明白,只有自己與他同歸於盡

在最好的團聚時刻,鄭蘋如努力的看清每一位家人的面孔,朦朧的眼睛出現了模糊

擦乾淚水,深藏一把手槍只身前往丁默邨的住宅,可是天真的女孩,還沒有進屋就被逮捕

嚴刑拷打一個月,丁默邨絲毫沒有從鄭蘋如的口中得到一絲絲關於組織的消息,然後咬定就是為了懲罰丁默邨而買兇殺人,然後要挾鄭蘋如的家人,要求鄭鉞為日本做事。

鄭蘋如得到與父親通話的機會,只說出四個字:「甚好,勿念」

1940年,飽受折磨的鄭蘋如等到了死刑

生命盡頭26歲的鄭蘋如穿著被捕時的衣服,對著久久不出暖陽的上海說出:「這樣好的天氣,這樣美的地方,白日青天,紅顏薄命,竟這樣撒手西歸」,又轉頭向行刑者,「乾淨些,不要毀壞我自己一向珍惜的容顏。」

死後鄭蘋如並沒有得到世人的讚揚,反而是唾棄,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後,一篇文章《一個女間諜》才將鄭蘋如的事情報道出來

國民政府也抓獲了丁默邨,惡魔最終也得到應有的懲罰,槍決那天,一向殘酷的丁默邨面無聲色,渾身發抖,無法站立由於一灘爛泥,實在可笑。

鄭蘋如傳奇一生,背著世人誤解,依然堅守自己的崗位上,實則愛國之人。

落葉飄落,剩下了只有光妥妥的枝幹,徒留些感嘆和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