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從士兵到將領全是農民出身,是如何將強大的元朝推翻的?

明朝從士兵到將領全是農民出身,是如何將強大的元朝推翻的?

明朝北趕大元,說到底還是一場漢人與漢人之間的戰爭。整個元代,蒙古族主體依舊居住在漠北,真正南下並定居內地的並不多。據《蒙古源流》機載,散居內地的蒙古人(主要是各級官員、軍人及其家屬)不過40萬人而已,最後跟隨元順帝、王保保(元末軍閥)等逃回漠北的只有6萬人,其餘34萬蒙古人或死或降,不知所終。

為啥要強調內地蒙古人口問題呢?因為這涉及到元代特別是元末政府軍構成。忽必烈時代,元軍主要由4部分構成——蒙古軍、探馬赤軍、漢軍、新附軍。其中,只有蒙古軍、探馬赤軍主體為蒙古人(後期也加入不少色目人、漢人),而新附軍屬於南宋降軍,後來逐漸被其他部隊收編或在戰爭中當作炮灰(比如2次進攻日本)消耗掉了。但不管怎樣,漢軍在元代政府軍中的比例始終很高,少的時候能佔半數,而且越到晚期比重越大。

元末由於天下大亂,為平定各地叛亂,政府軍兵力急劇擴充,脫脫南征高郵時就能調兵上百萬——雖然這個數字有水分,也足以說明元軍在一次局部戰役中出動幾十萬大軍不成問題。在蒙古人數量有限(而且無法集中到一處參戰)的情況下,大量徵召漢人當兵就成為必然。

元末名將李思齊、張良弼都是漢人,麾下幾十萬軍隊同樣以漢軍為主(即便有少量蒙古、色目或契丹、女真官兵也得聽從他們號令)。還有盤踞福建一隅的陳友定,這哥們既是割據軍閥,也效忠元廷,每年不遠萬里從海路向大都輸送幾十萬石糧食,直到被朱元璋消滅。陳友定及其部隊也是以漢人為主。其實就連察罕帖木兒、擴廓帖木兒等蒙古將領,也都已高度漢化,前者早年就攻讀儒學,還去參加科舉考試。

那麼問題就來了——既然內地蒙古官兵不多,為何不從漠北抽調能征善戰的蒙古軍主力呢?答案是成吉思汗時代那支靠對外擴張、劫掠而生機勃勃的蒙古軍已經不存在了。經過近百年的腐敗統治,元代下層蒙古人非但沒有享受到「統治民族」的特權,反而愈加赤貧化。蒙元貴族欺負自己人的本事,比誰都大。

據考證,到元代晚期,漠北的普通蒙古游牧民依然在延續十分落後的生產方式,他們不僅也要繳納賦稅,承擔勞役(草原也有世襲王爺搜刮民脂民膏),而且被捲入元代頻繁的統治集團內戰中,青壯年和牲畜(特別是馬匹)經常被徵調參戰(光是在忽必烈「盛世」期間,前者與西北諸王的戰爭就持續長達35年之久)。

加上元末北方氣候變冷,大片草原荒漠化,馬匹數量、質量大幅下滑,而元廷又不給救濟,下層蒙古游牧民已經到了不得不賣兒鬻女維持生計的地步。可想而知,即便抽調前者投入內地作戰,戰鬥力也強不到哪去。

蒙古人兵力少、戰力退化,那麼漢軍呢?應該說還是很強的,元廷依靠後者在北方擊敗了前期勢力很大的劉福通紅巾軍,基本上收復了淮河以北地區。但問題在於——由於各路元軍為爭權奪利爆發內戰,加之北方受戰亂破壞太嚴重(明初統計北方人口只剩1600多萬),導致元軍戰鬥力被大大削弱(連京城的糧食都得靠南方供應),最終被朱元璋逐一擊破。

反觀立國江南的明朝,佔據天下膏腴之地,又長期奉行「廣積糧高築牆」的戰備策略,要兵有兵,要糧有糧。為何我們反覆強調後勤供應重要性?徐達北伐時,發現北方赤地千里,部隊走幾天都見不到人煙,大軍消耗的每一粒糧食都得靠江南千里轉運。從這個角度來講,明朝之所以能實現南方政權北伐成功「零的突破」,後勤保障得力絕對是居功至偉。而明軍士氣高、裝備好,同樣是南方底子好、經濟實力強的體現和結果。

朱元璋派遣徐達北伐,在戰略戰術上也有獨到之處——出兵前先打攻心戰、輿論戰,用一篇文采飛揚的討元檄文(驅逐胡虜,恢復中華)來動搖對手軍心,爭取北方漢人反戈一擊。具體到軍事行動上,則穩紮穩打,先取山東,轉攻河南,然後佔據潼關,將元廷的外圍羽翼屏障逐個剪除。明軍還狠抓部隊紀律,嚴禁殺掠以爭取民心,佔領一處就派駐守軍和官員,以鞏固「新解放區」。

總體來看,明軍北伐基本上未遭遇大戰,兵不血刃就拿下山東、河南、陝西等地。而從元末諸將王保保、李思齊等人的表現來看,雖手握重兵,但都屬於「觀望騎牆派」——元廷仍盤踞大都,就覺得心理上有依靠,便繼續爭權奪利;元順帝北逃,大都也丟了,就立馬沒了主心骨,再無心戀戰,打不過的就跑(比如王保保),或乾脆投降(比如李思齊)。說白了,仗打到這個階段,人人心裡一桿秤,都知道大元氣數已盡,沒必要再跟蒸蒸日上的明朝死磕到底。亂世人心叵測,由此可見一斑。

這個問題跟農民本身無關,誰也不是生下來就是將軍。大元朝之所以百年不到就崩潰,原因有三

1、草原游牧民族的劣根性,沒有標準的文明形式或者文明萌芽。所以成也野蠻,敗也野蠻,冷兵器時代撐得一時之威,擴張一旦停止,旋即自我爆炸,要麼被屠殺乾淨,要麼被徹底同化。歷史上留不下一絲正能量痕迹。

2、野蠻征服下漢民族血性與尚武精神的總激發,不要說儒家思想弱化民族血性。和文弱的趙宋不同,有明一代,直到明亡,豪傑名將輩出。從洪武橫掃漠北的藍玉,到崇禎震懾滿清的關寧鐵騎。若不是漢民族內亂禍起闖賊,中華之地關滿清屁事。更別說元末那一群早已勇武消弭的蒙古上層了。

3、都說時勢造英雄,老夫偏認為是英雄造時勢。同是農民起義軍領袖,朱元璋和李自成完全不是一個等量級別,朱的雄才大略註定蒙元短短几十年即被摧枯拉朽。而李的短視愚蠢讓整個漢民族沉淪整整289年。文化上,甚至到了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