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故事小說 對面樓上的男女讓我欲火難耐

性故事小說 對面樓上的男女讓我欲火難耐

搬到這小區來的第一個晚上,就是站在這個陽台上,透過那扇窗戶,窗簾沒有完全的拉上,臣濤看到了屋子裏讓他激動的一幕。

  臣濤至今還記得,那粉紅色燈光下穿黑色內衣的女人。慢慢地,在一個男人的面前撩起了她的睡衣。從她做出的那些性感的動作,臣濤判斷這個女人有點像少婦,有著一股別樣性感的風韻。他沒有望遠鏡,看不清楚對方的臉。這讓他有些後悔,要是早知道搬到這個新租的公寓中,能夠在陽台上看到這麽迷人的夜景,他就會去買一個望遠鏡來准備著。

  遺憾完畢,臣濤繼續站在陽台上,欣賞著對面的表演。男人坐在沙發上,留著平頭,很專注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不時的用手在女人腿上摸一下子。由于沒有望遠鏡,也看不清楚這個男人到底是誰。但是,臣濤關心的不是這個男人,而是正在慢慢的拉起黑色睡衣的女人。

  睡衣被拉起,修長的腿上,露出了她的網狀襪子,女人用手在她的腿上撫摸著,在男人的面前擺出各種火辣的姿態。這一幕,讓臣濤聯想到了脫衣舞表演,他一下被對面房間中發生的事情吸引住了。

  女人的手摸到了大腿的最上面位置,用一個挑逗的動作,拉下了一邊的絲襪。另一只手,開始拉開她的睡衣肩帶。右肩的睡衣慢慢的滑落,落到了她的胸前,在她的胸部位置,停了下來。快,再朝下面脫一點,臣濤看到女人只把睡衣拉到了胸前,就沒有朝下面拉的意思,著急起來,不斷的在心裏叨念著,希望看到他最想看到的一幕。

  女人把一邊肩膀的睡衣拉到胸的位置後,順手就用手抓住了她的胸,不斷地揉搓著,接著,女人轉了一個身子,用臀對著沙發上的男人,掀起了她的睡裙,讓男人能夠看到她睡衣裏面的風光。可能是睡衣寬松的原因,她彎腰著的時候,胸口位置就全部暴露了出來。這一下,臣濤終于看到了他期待中的豐滿。

  男人起身,將身子貼在女人的身後,用力的在女人的臀部上打了一巴掌。女人可能是被打疼了,身子抽搐了一下,但很快,女人重新擺正了姿勢,男人繼續用身子頂著女人,在那女人的身後磨蹭著。

  臣濤的心裏,猶如一團火在燃燒。對面的那一幕,早已經點燃了他心裏幹渴已久的欲望。

  男人又一巴掌,打在了女人的屁股上面。臣濤的心,隨著這一巴掌打下去,也抽搐了一下。突然間,臣濤對這個女人産生了一絲的同情。毫不懷疑,這女人一定是被那男人在折磨著,男人就是想用這種變態的方式,從這個女人的身上獲得他的心理滿足。

  雖然不知道對方兩人是什麽關系,女人是不是也希望男人用這種方式對她。但臣濤很想衝到對面,把那男人狠狠的揍一頓。

  臣濤的腦中,仿佛聽到了女人的一聲尖叫,是女人疼痛的尖叫。等到女人最終發出了不知是哀嚎還是快樂的呻吟聲,男人才離開了女人的身體。最後,女人站起身來,摸了一下剛才被男人打了幾下子的地方。仿佛,那裏還有一點點疼痛。這過程中,臣濤一直站在陽台上,欣賞完了對方在沙發上做的全部過程。

  第二天晚上,臣濤又站在這個陽台上,等了半天,對面的那扇窗,還是一片漆黑。這讓他心裏有些不安,他擔心這個女人出了什麽事情。平時,這個時候,對面的那盞燈早已經打開了。這天晚上,臣濤失眠了,一直在想著對面的那女人,想著她爲什麽這麽晚了,還沒有回家。更讓臣濤想念的,還是女人穿著睡衣那性感的騷樣,擺出各種誘人的姿勢,去挑逗她的男人。

  臣濤想,也不知道那男人和女人是什麽關系,但他看得出來,男人似乎有些粗暴,對那麽漂亮的一個女人,一點都沒有憐愛之心。還是,這個女人喜歡被虐的感覺,喜歡男人用皮帶抽著她的屁股,發出一聲聲滿足的呻吟嗎?

  對那女人的樣子和身份,楚臣濤充滿了好奇。他想,這女人到底是幹什麽工作的,上下班能不能在小區中碰到?不會是做小姐的吧,臣濤閃過這樣一個想法。但是很快否決了,哪有小姐晚上在家的,于是臣濤就判定,這女人可能是別人包養的情人。

  老總的未婚妻

  白天醒來,臣濤一般都會忘記晚上看到的或者想到的東西,包括對邊那個女人的影子。生活又開始了,上班,見客戶,或者其他,這些日常的事情會讓臣濤感覺好點。

  臣濤的上司是個美女,臣濤倒不會在意太多,因爲她是只可遠觀不可亵玩的尤物,只是今天,上次突然跟他八卦起來:“臣濤,聽說老總的未婚妻來我們公司了,你看見了嗎?”,臣濤搖頭表示沒有,“聽說她可是大美人呢。”臣濤點點頭,知道上司是想問她和老總的未婚妻相比,誰更漂亮一點,于是知趣地說:“有多漂亮?有你的身材好嗎?有你漂亮嗎?”

  果然,上司心情大好,臣濤也納悶,能讓上司嫉妒的美女到底是怎樣?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想看看老總的未婚妻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美女。爲了想看美女,臣濤專門找了理由去老總辦公室簽字,在這途中,臣濤卻突然想起他家對面的女人,也不知道她最近過得怎麽樣。

  正想著就來到了老總門口。咚咚咚。臣濤敲響了總經理辦公室的門。但,他的心跳得很厲害。“進來。”臣濤壯膽的推門進去,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那漂亮女人。卷曲的頭發,白皙的瓜子臉蛋,真的很迷人。那雙大大的眼睛,看得臣濤的心裏在翻江倒海。

  女人竟然衝著臣濤微笑了一下。臣濤也出于禮貌,對那女人說:“你好。”“臣濤,有事情嗎?”“老總,我找您簽字,報賬的。”

  萬總給臣濤簽了字,交給了臣濤。順便介紹身邊的女人,惠子,以後就是公司的行政經理。臣濤又寒暄了幾句,就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又看了一眼惠子的身影,苗條,身材富有曲線的美麗,讓他想起了住在他家裏對面的那女人。

  又見美人

  臣濤回到家中,看到對面的燈亮著,窗簾也是拉開的。他知道,那個女人又回來了,心裏突然就充滿了期待,有了溫暖。好像看到那女人出現,臣濤的心裏就會在夜裏很充實,身邊就像是有人在陪伴著他一樣,他不用去擔心夜裏的寂寞。還能消解他內心裏的那種想念。

  陽台上等了幾分鍾,女走到窗邊,將窗簾拉了一下,沒有完全拉上,這好像特意爲方便對面的臣濤,留了一個空隙出來。女人穿了一件雪白的睡衣,隱約中,楚臣濤還看到了睡衣裏面那黑色的印痕。他想,這可能是女人穿的內衣,從那印痕來看,應該是黑色的情趣內衣。

  女人出現在客廳一會兒,男人也出現了,手中拿著繩子,還有一些專門玩女人的用具。男人走到女人的身邊,幾下就把女人的雙手反剪在伸手捆了起來,讓女人彎身,靠在沙發邊上。掀起女人的睡衣,露出她的屁股。然後用雞毛撣子一樣的東西,在女人的屁股上面抽著。女人又開始痛得叫了起來。

  臣濤恨死了這個男人,他竟然用如此惡心的手段在夜裏去玩弄一個漂亮的女人。到底這個女人是誰,男人這樣的折磨她,爲什麽她就願意被這男人給折磨著呢。一切都是未知,這讓臣濤心裏有點氣急敗壞。